1. JVM性能调优监控工具专题一:JVM自带性能调优工具(jps,jstack,jmap,jhat,jstat,hprof)

    前提概要: JDK本身提供了很多方便的JVM性能调优监控工具,除了集成式的VisualVM和jConsole外,还有jps、jstack、jmap、jhat、jstat、hprof等小巧的工具,每一种工具都有其自身的特点,用户可以根据你需要检测的应用或者程序片段的状况,适当的选择相应的工具进行检测。接下来的两个专题分别会讲VisualVM的具体应用。

    2017/02/12 JVM

  2. DQL、DML、DDL、DCL的概念与区别

    前言 SQL(Structure Query Language)语言是数据库的核心语言。

    2017/02/03 数据库

  3. Java 进阶面试问题列表

    Java 进阶面试问题列表翻译自Java developer interview questions: The hard part,从属于笔者的Java入门与工程实践系列。最近公司打算招几个 Java 开发人员,正巧在 Reddit 上看到了该文,顺手翻译了一波。只是单纯的问题列表,可能较水,慎进。

    2017/01/17 面试

  4. JVM 的类初始化机制

    前言 当你在 Java 程序中new对象时,有没有考虑过 JVM 是如何把静态的字节码(byte code)转化为运行时对象的呢,这个问题看似简单,但清楚的同学相信也不会太多,这篇文章首先介绍 JVM 类初始化的机制,然后给出几个易出错的实例来分析,帮助大家更好理解这个知识点。

    2017/01/16 JVM

  5. Java并发编程:线程池的使用

    Java中的ThreadPoolExecutor类 java.uitl.concurrent.ThreadPoolExecutor类是线程池中最核心的一个类,因此如果要透彻地了解Java中的线程池,必须先了解这个类。下面我们来看一下ThreadPoolExecutor类的具体实现源码。

    2017/01/13 Java

  6. 我是一个Java class

    前言 本文主要想讲一下Java虚拟机的故事, 可能有点偏门,不妥之处欢迎留言交流。 第一回 陌生警察 我出生在C盘下面一个很深层次的目录下, 也不知道是谁把我放到这里的。 我一直在睡觉,外边的日出日落,风雨雷电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。 直到有一天,有个家伙咣咣咣砸我房门把我叫醒。 这个家伙穿着像警察的制服, 左手拿着一个对讲机, 右手递过来他的工作证: “你好, 我是Classloader, 请问你是Account类吗” “是啊, 怎么了?” 这个Classloader 没回答我, 反而拿起对讲机: “头儿,你看看你能不能装载这个Account类?” 对讲机那头好像也在问他的上司,过了半天,终于有了回音: “我装载不了, 我的上级也说了,他们也装载不了, 你来干吧” “那就报数吧~” 我这次注意到旁边站着另外一个笑眯眯的小个子。 “报什么数?” 我一脸诧异。 “唉,果然没有被装载过, 你是个class 文件,当然要报文件开头的那几个数了, 就是Java 他爸James Gosling 在jdk 1.0时确定的那个数啊” “奥, 我看看, 0xCAFEBABE” “不错, 是个java 类, 把你后边的两个数也报一下”, 小个子继续问 “50 , 0” “看来版本不高啊, 是jdk 1.6编译出来的啊”, 小个子接着说 “最新的虚拟机都1.8了, 都函数式了,你造不?” 我哪里知道? 我这才模模糊糊的回想起来, 好像是有个什么javac 把我创建出来,扔到了这个屋子里。 “现在奉命带你去Java 虚拟机, 有人需要你的帮助” , 这个Classloader 态度冷冰冰的, 我不喜欢他。 “大哥,你们咋找到我的?” 我决定和小个子套近乎。 “那还不简单, 我们老板有个列表, 上面列举着所有应该检查的目录,我们顺藤摸瓜,一个一个找,肯定能找到” “那万一找不到咋办?” “基本不可能, 你看老板给我们的目录列表中有 C:\workspace\myTaobao\bin , 我们在下面再找三级 com/mytaobao/domain, 这不就找到你了吗, Account.class , 话说回来, 万一真找不到, 将来在执行时会抛出ClassNotFound异常了, 那不归我们管” 我后来才知道, 我的全名其实叫做com.mytaobao.domain.Account ! “来来来, 让我验证一下, 你这class编译的对不对” ,小个子拿出一个放大镜 “恩, 常量池, 访问标识, 字段,方法… 看起来没有问题“ , 小个子对Classloader说。 被人拿着放大镜看,这种感觉极为不爽。 “走, 去虚拟机” , Classloader还是冷冰冰的。 这哥俩不容我带任何东西, 便把我推上车,飞奔向我没听说过的“虚拟机”。 第二回 刺探信息 我感到前途未卜, 但也不能坐以待毙, 一定得多了解信息。 “大哥, 你叫什么名字” , 我看小个子还算和气。 “我就是大名鼎鼎的文件验证器了, 能管很多事” “那刚才他为啥还得请示上级呢” , 我用眼神指了一下开车的ClassLoader 文件验证器的声音一下子就压低了: “你不知道,说来话长, 我们之前出现过事故,有个黑客写了个类java.lang.String, 和我们老板手下有一个干活最卖力的员工名字一模一样,只是这个黑客类里边竟然有格式化硬盘的代码,我们的小兵Classloader 不明就里,就把这个黑客类给先装载了,也执行了, 最后的结果,唉,很惨的… “ “那后来怎么办?” “后来我们老板就定下了规矩:他的骨干员工像String, ArrayList等只能由他自己的心腹去装载, 我听说老板的心腹都是分层级的,像传销一样, 每个都有上线, 最顶层的叫Bootstrap Classloader , 下一次级叫Extension Classloader, 现在开车的这位其实叫App Classloader,位于最底层, 咱这位Classloader 在装载一个类之前,一定要问一问这几位权利极高的大爷,请他们先装载,这几位爷装载不了,才由我们这些小兵来出马。“ “这能避免黑客攻击?” “能啊! 你想想, 那个黑客写了个攻击的java.lang.String, 我们在装载之前,肯定要请示Extension, Bootstrap这些大爷先来装载, 由于String是老板的核心员工,肯定会他们先装载啊, 这些大爷把String 直接就给我们了, 我们就不会装载黑客类了” “你能不能少说两句” Classloader 似乎生气了。 我和文件验证器只好禁声。 其实文件验证器也不是只会给我吹牛, 他也很敬业, 这家伙在车上把我全部的字节码都要了过去, 对这些天书一般的东西一遍一遍的检查分析,确保每个指令都是正确的, 检查是不是有超类, 是不是覆盖了final方法,跳转指令是不是正确…. 第三回 初识虚拟机 很快我们就来到了目的地, 我一看虚拟机不就是几个大楼嘛, 不过这几座大楼可真是高啊。 他俩把我带进其中一座叫“方法区”的大楼,进了电梯, 输入2048 。 很快来到第2048层, 无数的格子间平铺开来,他们七拐八拐,轻松的把我带到了我的位置, 上面写着我的名字“com.mytaobao.domain.Account”. 我问文件验证器: “这楼这么高, 这么多格子间, 人会坐满吗?” “只有极少情况会坐满, 一旦满了,那时候会抛出异常, 我们就完蛋了。 你自己好自为之吧, 再见 “ 他们把我安顿好就立刻离开了。 我往周边一看, 咦,这不是著名的java.lang.String吗。 我本想和他打个招呼, 可以他的电话似乎一直没断过, 嘴里一直说着什么store, load之类我听不懂但是似乎有点熟悉的话。 正无聊着呢,我桌子上的电话也响了, 电脑屏幕也亮了,我看到一个人对我笑着说: “你好, 我刚刚new 出来的Account对象, 我的编号是Account@659e0bfd” 晕倒 ! 这家伙和我什么关系? 看我一脸的诧异, 他说,“ 很快就会有个线程到CPU车间了,他会联系你, 我就是想确认下你在不在, 奥对了, 我在一个叫做堆的地方, 有空找我玩啊, byebye ”, 说完就消失了。 果然没多久, 视频电话又响了。 这次我看到一个人站在一个明亮的车间里, 抱着一个包裹, 他按了一个按钮, 面前立刻升起一个工作台 , 台子上立了一个有很多抽屉的柜子,每个抽屉上都有一个编号, 旁边还有一个深桶。 (后来我就知道, 那个柜子的学名叫做局部变量区 , 那个桶叫做 操作数栈) 我正想问问问怎么回事呢, 就听到了他的声音: “我是线程0x3704, 我要调用你第二个方法了“ (码农翻身注: 不认识线程0x3704的同学可以回复“我是一个线程”查看) 我一看, 我的第二个方法是add : public void add(int x , int y ){ x = x + y; .....其他代码略.... } (码农翻身注: Account类当然看不到这些源码, 这是为了方便你看的 :-) ) “请把第一条指令给我说一下” 0x3704 继续问我要东西 我还不太熟练,找了半天才说: “iload_0” 于是他就操作柜子上的机械手把0号抽屉的一个数30扔到到了工作台上的一个桶里,这个桶很窄,没法并排放两个数, 但是很深。 然后0x3704说 “下一条指令” “iload_1” 于是1号抽屉的一个数40也被扔到了桶里,正好压在30上面, 从桶上面就看不到30了。 “下一条指令” ”iadd“ 于是他就把两个数从桶里取了出来, 做了个飞快的动作, 这两个数变成了一个数 70 !, 然后他又把70 放到了桶里。 下一条指令” “istore_0” 于是他把70从桶里捞出来, 放到了柜子上编号为0的地方, 之前的30就被扔掉了。 我看的目瞪口呆,这厮是在干嘛??? 我问他: “0x3704, 不就是把两个数加起来吗? 为啥搞的这么麻烦” 他不理我, 只是继续说, “下一条指令” 我只有配合它玩这个游戏。 java.lang.String 难得的悠闲, 端着一杯咖啡一边看我手忙脚乱的取指令, 一边说: “新人都这样, 别着急,等你熟练了,闭着眼睛就搞定了, 就像我一样,你可能不知道 , 我们这个虚拟机叫做基于堆栈的虚拟机, 看到那个桶没有,其实就是个先进后出的栈啊, 我们虚拟机的所有指令其实都是在对栈进行操作” 可是我还是好奇: “这栈有什么好啊” 旁边的格子间的java.util.Stack 立刻说: “这事儿你得问我啊, 怎么说呢, 主要是为了简单, 你看我们只用一个简单的桶,奥对了,栈, 就能完成所有的工作, 你做要的就是往栈里扔东西(入栈), 然后从最上面拿东西(出栈) 就行了。 不像intel 的CPU, 搞了巨多的桶,每个桶只能容纳一个数, 他们还美名其曰寄存器, 做加法的时候, 先把一个数放到第一个桶, 再把另外一个数放到第二个桶,加起来以后的结果还得找个桶,有些桶还不通用,这么多桶找起来麻烦死了。 “ “可是我们的栈操作起来就麻烦了啊, 你看一个简单的加法都得操作半天” ,我不依不饶。 “我们的指令可以优化啊, 不过这我也不太懂” 这个游戏我整整完了一天,没有线程找我的时候, 我就闲着, String说得对, 熟练以后简直太简单了。 String 就不一样了, 几乎每时每刻都线程给他打电话要指令, 这么没办法, String确实是虚拟机的骨干和精英, 使用频繁,业务纯熟,忙而不乱。 有时候我会看到线程有不止一个工作台, 而是一摞子工作台, 也是一个压一个, 线程们都很老实,永远在最上面那个工作, 从来不会先干下面的活。 我问java.util.Stack :”这些工作台也是栈吧” “猜的不错,学名叫Java 栈,每个线程都有一个, 其中的每个工作台你看过了 ,学名叫栈帧, 知道不? 每个台子都代表一个方法调用, 这一摞工作台就方法调用方法导致的啊 “ 确实是, 因为我发现一旦调用新方法, 立刻就会形成一个新的工作台, 压在老的上面。 方法调用完成后, 栈顶的工作台就被销毁了, 线程会在底下的工作台继续机械的干活。 第四回 快乐假期 第二天, 0x3704又问我要指令, 我有点生气: 你就不会记住吗 0x3704说: 我可不能记住, 万一你被重新装载了, 指令变了怎么办? 我告诉他指令是”iload_0” , 他刚把数据扔到桶里, 古怪的事情发生了, 身手敏捷的0x3704突然好像凝固了一样,不动了。 只听到String欢呼: “遇到断点了,码农开始调试了, 我们放假了!” “调试?什么调试?” “就是码农会单步、手工的执行这些指令,他们慢死了, 可能一秒才能执行一步, 由于我们的时间比他们快的多, 他们的一秒,简直就是我们的10几天, 走, 出去玩去” “出去玩? 能上哪儿玩” 我觉得这里无聊透顶。 “找我们new 出来的对象玩去” 我想到了之前联系过我的 对象Account@659e0bfd , 想着去看看也不错。 这个叫”堆”的大楼更加拥挤, 全是人, String 的对象当然最多,Stirng类左右逢源,不停的打招呼, 从我创建出来的Account对象几乎找不到。 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不停的在巡逻, 时不时的把对象拉出来,塞到车里去。 “这是在干嘛啊” 我问String类 “这些人叫清理者, 专门清理没有用的对象, 你看,车里那不是Account@659e0bfd 吗” “啊? 昨天我还和他联系, 他怎么会没用了呢” “他很有可能只是个方法的局部变量, 方法结束后, 就没人引用了, 白白的占用空间, 你看这楼太拥挤了, 如果不清理, 很快就会住满,系统崩溃, Out Of Memory了” “那这个楼就不能盖的更高点吗?” 我心里有点可怜这些被回收的对象们 “楼有多高,是由码农们决定的, 他们在启动虚拟机的时候会指定参数” “那士兵咋知道谁有用没用?” “引用计数呗, 如果对象被使用, 计数就会增加, 不用的时候就会减少, 如果是0 , 那就可能被清理了。” “那我们会被清理掉吗?” 我担心的问 String类神秘的笑了下: “我应该不会, 但是你是有可能的” 我当然明白了, String类是核心员工, 而我只是从外边加载过来的一个类而已, 不过我也确实有点想我的家了。 果然,又过了10天, 0x3704才动弹了一下,问我要第二条指令 我想都没想就告诉了他:“iload_1” 。 接下来又是10天的长假。 第五回 真相大白 漫长的调试假期终于结束了,我刚回到自己的工作间, 发生了更奇怪的事情, 整个世界毫无征兆的消失了。 我晕晕乎乎,发现还是躺在自家床上, 我是做了一场梦吗? 可是过去的记忆如此的真切, 到底是怎么回事? 管它呢, 我已经知道了自己所在的房子的门牌号是 C:\workspace\myTaobao\bin\com\mytaobao\domain 探索一下吧,唉 , 大部分人都非常无趣,不理我。 正当我准备要回去接着睡觉的时候, 我先发现了C:\workspace\myTaobao\src\ 下也有个一模一样的目录com\mytaobao\domain,关键是里边竟然有个Account.java ! 出生的模糊记忆告诉我, javac 就是从这里把我生成的。 我正要给他打招呼,一个”hi”还没说出口。 javac 又一次运行, 我被新的Account.class 残忍的覆盖掉了! 临死前, 我终于明白了,这个一个码农的电脑,码农在开发程序, 调试程序, 不断的重启服务器。 而我这个类隐藏着一个Bug, 经过调试后被发现, 然后Fix了! (全文完)

    2017/01/12 Java

  7. JavaEE - JPA(2):EJB中的事务管理

    前言 对于任何一个需要持久化数据的应用而言,事务划分(Transaction Demarcation)的规划都是非常重要的一环。如果规划的不好,轻则影响性能,重则会导致在某些情况下数据发生不一致,从而严重影响业务逻辑的顺利进行。

    2017/01/10 事务

  8. JavaEE - JPA(1):事务的基础概念

    前言 现在任何应用都需要数据持久化。否则就不算是一个完整的应用。那么对于一个数据持久化而言,最重要的无外乎两方面:

    2017/01/10 事务